Uber 悄然试水共享厨房,与被“踢走”的前CEO狭路相逢

发布时间: 2019-03-12 | 所属分类: 最新 | 编辑: | 目前有 Uber 悄然试水共享厨房,与被“踢走”的前CEO狭路相逢已关闭评论

这下尴尬了。

Uber 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创业“共享厨房”的消息正传得火热,Uber 也被曝入局厨房租赁业务。

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Uber 的外卖团队去年在巴黎低调租入地产,将其打造为设备齐全的商业级厨房,为 UberEats 的商户提供厨房租赁服务。

并非首次尝试

尽管共享厨房业务此前从未被曝光,厨房租赁绝非 UberEats 探索B端业务边界的首次尝试。

2017年5月,UberEats 在多伦多开放了为期一个月的“快闪厨房”,以较低的租金为外卖商家提供设备齐全的厨房。除此之外,UberEats 还邀请外卖店的老板参加菜单设计、客户服务和食品成本管理的培训。


UberEats快闪厨房

而卡兰尼克在任期间 UberEats 启动的“虚拟餐厅”项目更接近今天“共享厨房”的形态。

虚拟餐厅没有店面、没有座位,通常设在餐厅厨房的角落里,与所属餐厅以完全不同的品牌和菜单经营。例如,当数据显示某一区域的早餐供应无法满足搜索需求时,UberEats 的团队会联系当地餐厅,劝说他们提供早餐,以更好地开展外卖业务,并将固定成本分摊在更多的订单上。到2018年,UberEats 在全球300多个城市已上线1600家虚拟餐厅。

也许是尝到了虚拟餐厅的甜头,这一次 UberEats 决定把模式做得更重。拥有用户餐饮和出行大数据的UberEats,空间和设备只是其为商家们提供的附属产品,数据分析和效率优化等解决方案才是它在共享厨房模式下的核心竞争力。

狭路相逢

尽管 Uber 的共享厨房业务尚处于筹备阶段,这一次 Uber 还是和被“赶走”的前CEO卡兰尼克一同被拉入公众视野。

卡兰尼克离开Uber一年后加入了房地产公司City Storage System(CSS)。今年2月,香港《南华早报》报道卡兰尼克与ofo前COO张严琪在CSS旗下创建了一家名为云厨房(CloudKitchens)的子公司,盘活利用不充分的餐厅厨房,让餐厅老板与外卖商户共享厨房的空间与设施,降低外卖商户的投资成本和风险。

CSS的发言人向彭博社表示,云厨房超过90%的客户是UberEats的商家。“CSS很自豪能够以地产开放商为餐饮业服务,Uber的平台在我们共享厨房业务的开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Uber 拒绝对入局共享厨房的消息作出回应,但其发言人在邮件中淡化了 Uber 与卡兰尼克的“冲突”:

我们很欣喜能看到餐饮业的创新,尤其是共享厨房让新商家更好上手,这将为UberEats的用户带来更多选择。我们相信CloudKitchens等共享厨房会让餐饮业和消费者受益。

下一步?

UberEats自上线之日起便被视为公司重要的收入来源。Uber的CEO Dara Khosrowshahi预测,UberEats 2019年将在全球范围内配送价值100亿美元的美食,并至少创造10亿美元的营收,约占Uber总收入的10%。

全球共享出行业务放缓、自动驾驶撞人致死,被Uber宣传为中国以外全球最大在线食品配送平台的UberEats,在Uber今年的IPO日程中承担的任务可能比我们想象得要大。

但外卖行业竞争激烈,仅在美国UberEats就面临着已公开上市的 Grubhub、资本充足的初创公司DoorDash 和 PostMates 等的围剿,也迫使UberEats思考在B端的机会。

CloudKitchen 在共享厨房初步探索的成功已经证明了这一模式的潜力,Uber 应该在全球范围内继续拓展自己的共享厨房,还是与 CloudKitchen 这样的公司合作、避免和卡兰尼克尴尬的直接竞争?

 


Comments are closed.

« »